吉林快3

来源: 本站 作者: 廣州人人搬家公司 发布时间: 2020-03-16 19:50:22 浏览次数: 600

在蘇建發小時候肯定沒想到自己這一輩子會走得這麽遠。
他出生在大西北的陝西藍田,第一次出遠門就直接登上了“世界屋脊”青藏高原,一年後又隨部隊從格爾木坐了7天7夜的悶罐車橫跨大半個中國到了北大荒的黑龍江嫩江,後來工作調動又來到了遼甯,終于在這裏紮下了根。
今年73歲的他和那個年代過來的人一樣喜歡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,他說,回首往事,自己的一生雖然平淡無奇,但是一直盡職盡責,沒有虛度年華的悔恨和碌碌無爲的羞愧,也算是“青春無悔,人生無悔”了。
兩次保送 他沒辜負家人的付出
蘇建發是家裏的老疙瘩,剛上學的時候就知道貪玩,直到上三年級的時候,父母把幾個孩子叫到一起開了個“家庭會議”後,蘇建發才知道家裏人爲自己付出了多少,他一下子就長大了。
“父親當著哥姐的面對我說,家裏需要勞動力,所以你大哥一天學都沒上過,你二哥和你姐也沒辦法念下去了。你最小,家裏再困難也要讓你多念幾年,以後好有點出息。”蘇建發一直記得當時哥姐對他說的話,“我們不能繼續上學了,你可要努力,不能再貪玩了。”
下定了決心的蘇建發很爭氣,念完四年初小,就成了村小學唯一一個保送高小的學生。
念了兩年高小後,學校公布的三人保送初中名單中又有蘇建發的名字,“我被保送到鹹陽市第二中學。”蘇建發說,“只要付出就會有收獲。”
這付出不只是蘇建發自己努力,更有父母家人的支持。“當時住在學校,在食堂吃飯不僅要交糧油還要交夥食費。”爲了省錢,初中三年,蘇建發都是周六晚上趕回家,周日晚自習前帶回一周的幹糧,“我們那邊吃鍋盔,菜就是鹹菜、豆瓣醬。”
“那時候正是自然災害時期,父母和哥哥姐姐自己吃野菜也要把糧食省下來留給我。”蘇建發只能靠努力學習來回報家人的付出,“我各科成績都是名列前茅。”
不過貧窮是最大的坎,1961年初中畢業,蘇建發面臨三個選擇,一是考高中、二是上師範、三是當兵。“我不忍心再讓家人忍饑挨餓、節衣縮食地供我讀書了。”最終蘇建發選擇了當兵。
小鼠洞的藏糧解決了大問題
蘇建發說很多人生的第一次都是難忘的,雖然得過很多榮譽,他仍清楚地記得入伍後他得的第一個獎勵是“假日一天”,獎勵他執勤和平日工作表現突出。
說到執勤,入伍兩個月後,蘇建發第一次單獨站夜哨。班長例行巡視後十來分鍾,蘇建發突然發現有個黑影移動過來,“班長剛走,肯定不是他。”蘇建發很警覺但是也很緊張,直接就子彈上膛了。
喊話一問,原來是中隊指導員,指導員表揚了蘇建發警惕性高,同時又讓他趕緊把子彈退出來,“慢點,慢點,可別走火。”站崗次數多了之後,蘇建發還寫了個順口溜發表在了中隊的板報上。
在格爾木不到一年,部隊突然接到了調動的命令,第二天就出發了,坐了2天敞篷汽車到了西甯之後,休整幾天直接就坐上了火車。直到火車啓動了,大家這才知道目的地是黑龍江。
到嫩江的時候是四月份正趕上青黃不接的,糧食不夠吃,走訪群衆之後得知,北大荒的老鼠洞裏有糧食。于是,蘇建發所在排就接到了一個任務,“挖鼠洞,找糧食”。
大家夥都是第一次執行這樣的任務,老鼠洞雖然看到不少,可大幹了一天,才挖出20斤黃豆。
于是連裏又請來了一位老大爺做指導。“這才知道鼠洞的道道這麽多。”蘇建發說,“洞口有新鮮爪印,洞口土和周邊不一樣的洞裏才有老鼠和糧食。”
“洞深能有半米,洞長十多米,而且這老鼠不僅把洞挖的曲曲扭扭的,還在洞口按了‘防盜門’。”蘇建發說老人家現場教學讓他們開了眼界了,“老鼠洞裏有專門的儲藏室,還有鋪著草的休息室,甚至還有專門的衛生間。”
“洞裏儲藏的黃豆和小麥都是一粒粒的,非常幹淨,什麽雜物都沒有。”第二天全排就一下子挖出了200多斤黃豆,一周時間挖出糧食2000多斤,爲部隊解決了大問題。
忠孝難兩全 仍是最大的愧疚
當了三十年兵的蘇建發對那時的生活還是記憶猶新的,“我當兵第一個月,因爲在是高原地區的部隊服役,扣除14元夥食費,一下子發了53.28元。”數字記得這樣清楚,是因爲父母當時東挪西借地才給蘇建發湊了40元零花錢。
領到薪水的第二天,蘇建發就給家裏寄回了60元。父母回信說,“看來你已經長大了,知道顧家了。你在外面不容易,少寄點,家裏怎麽都能湊合的。”後來隨部隊轉戰黑龍江後,扣除夥食費工資只剩下不到20元,蘇建發仍然往家裏寄錢,他說父母家人之恩不能忘,自己省點也要回報。
“都說自古忠孝兩難全,我是深有體會。”蘇建發參軍六年都沒能回一次家,因爲各種客觀原因離不開部隊,他能做的就是時常寫信,半年寄一次錢。“母親幾乎天天掉眼淚,有時候還大聲哭,說是想小兒子了。每次收到信,她馬上讓人讀給她聽。我在部隊得的獎狀和喜報,她全都鑲在鏡框裏挂到了牆上。”
終于回家了,“見母親坐在炕沿上,我‘噗通’就跪下了,大喊了一聲‘媽’。”蘇建發說母親就一直抱著他哭,哭夠了才說,“你還知道回來呀,你還沒忘這個媽呀!”
“母親病重,我從部隊趕回去時她已經永遠閉上了眼睛;父親病重,我因爲工作耽誤了兩天,回家時已經下葬了。”蘇建發說感謝父母對他這個軍人的理解和寬容,只是逢年過節的,“想起父母,我都會自責,也是我今生最大的愧疚。”
以清白遺子孫
退休之後,蘇建發又撿起了愛好,寫寫詩,寫寫書法。2013年在他70歲的時候,他用了三個月時間,用篆體寫了毛澤東的37首詩詞,裝裱成個了近十八米的長卷。“人老了也應該繼續體現人生的價值和生命的活力。”
“以清白遺子孫,不亦厚乎。”他说老年人喜欢回忆,并不是回忆自身的辉煌,而是想要启示后辈。“由于时代的发展,儿孙们没有经历过艰苦的日子,不完全知道什么叫艰难和勤俭,也不完全知道如今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。”
蘇建發說好的家風才是最好的精神財富,“長輩的親身經曆就是最有說服力的教材,啓示兒孫們不忘長輩們的經曆和奮鬥精神,知道今日的幸福生活離不開黨的領導和長輩們的艱苦奮鬥。”
與妻相識一年
只見過四次面
與妻子尹振華相識時,調動到沈陽工作的蘇建發已經28歲了,部隊領導都替他著急,“許敬先副主任介紹的,也是現役軍人,她父親犧牲在了朝鮮戰場。”蘇建發說,“當晚就在許敬先副主任家見的面。”
“漂亮、開朗,尤其是明亮的眼睛和齊肩短辮讓我心動。”蘇建發說,就是“一見鍾情”,就是“相見恨晚”。第二天,蘇建發就登門去拜訪了“未來丈母娘”。
第三天,尹振華就回遠在朝陽的單位了。“我們一年就見了四次面,她回來三次,我去了一次,平時就是寫信,一周最少一封。”
1973年4月,兩人認識一年多後,就在蘇建發的單身宿舍裏舉辦了簡單的婚禮。
尹振華調回來後,兩個人只能擠在獨身宿舍裏,可是有了孩子就不方便了。蘇建發說第一次搬家是在1975年,“軍區家屬宿舍有一個閑置的浴池,我們把十來平方米大的更衣室收拾收拾,門窗一修,就安了家。”
可沒住半年,浴室要改造,作爲雙軍人的無房戶,他們終于分到了一個23平方米的宿舍。這第二次搬家,宿舍裏不僅有“兩水兩氣”,還有床等家具,“又買了縫紉機和黑白電視機,終于是有了家的感覺了。”
第三次搬家是在1985年,這回住上了二室一廳的房子,“置辦了排油煙機、電冰箱、彩電和錄放機。”蘇建發說,“還安裝了住宅電話。”
2002年,因爲街路改造,蘇建發兩口子拿出50多萬積蓄在北陵旁邊買了一套三室兩廳的商品房,“安裝了空調,還隔出一個淋浴房。老伴說,做夢都沒想過能住這麽大的房子。”
蘇建發說四次搬家,條件是越來越好,“我們家生活的變化就是祖國大地上各個家庭變化的縮影,我們國家真是越來越富強。” 

 

信息來源:     广州人人搬家   广州人人搬屋